+9999-9999999 example@gmail.com

麻豆传媒在哪里应聘

“怎么?你威胁我?”科斯顿话音刚落,威尔眸子一寒,眸子透露着杀机。

科斯顿是gsk的首领不错,可是,只是一个冲锋陷阵的少校而已。他威尔可是d国的高层。更是有可能当上d国总理的人

这科斯顿敢威胁他惹怒了他,他不介意将之抹杀。

看到威尔那杀机凌然的眼神,科斯顿心头一寒,顿时感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涌上心头。

他很清楚,他以及他手下的gsk虽是冷血的杀人机器,可是与威尔这种政客相比,他们这些冲锋陷阵的特种兵根本不算什么。

威尔这种政客,一旦杀人,那是杀人不见血比他们更冷酷无情。

他不敢再刺激威尔,他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威尔先生,死神可是一个恐怖的暗夜杀手,我希望你考虑放他出来的后果。”

“这不是你一个小小少校所担心的。”威尔冷漠的说道。

说完,他对着身边隼鹰冷声下令道:“给我看好他们。若有异动,给我直接开枪!”

“是!首长!”一个隼鹰的统领应声道。随即,眸子森然的盯着gsk的成员。

吩咐好一切之后,威尔在数十位隼鹰的带领下走进了gsk的监狱。科斯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威尔率领人冲进监狱。

监狱内充斥着阴森和血腥。

秀美女孩的美艳风姿

刚刚走进监狱的通道,威尔便闻到一股血腥味。

“首长,死神被关在第十监狱。”一位隼鹰报告道。

“走!”威尔轻轻点头,加快了步伐。

很快,威尔来到了第十监狱。

看着厚重的钢铁牢门,威尔深吸一口气沉声道:“打开!”

他从未死神的真面目,他倒要看看传说中的死神到底是一个什么人,竟然震动着整个西方地下世界,更是让得里昂家族出手相救。

咔嚓!

一个隼鹰成员拿出钥匙打开了牢门。

当牢门被打开的时候,威尔以及身边的隼鹰、每个人的脸崩得紧紧的。

“这就是第十监狱??”威尔扫视着监狱一圈,心头瞬间骇然。

监狱内充斥着浓烈的血腥味和辣椒水的味道。地上,有着几具尸体,从昏暗的灯光下,他可以看出那几具尸体上有被烧焦的痕迹。那是被电棍电击留下的痕迹。

随即,他看到了那些蜷缩在角落里的一众凶犯。那些凶犯一个个满脸乌黑,可是却异常凶狠。宛如一头头野兽,随时扑杀而来。

“首长,你看!”突然,一个隼鹰的首领指着监狱中间处低声叫了起来。

那里,坐着一个人,那是一个东方面孔。那人冷冷的注视着他们一行人,那幽深的眸子宛如两道锋锐之剑,让人不由得背脊发凉,冷汗涔涔。

如果说那些蜷缩在角落的凶犯宛如一匹匹狂暴的野狼,那么这个拥有着东方面孔的男子便是一头洪荒猛兽他就算不动,周身散发着毁灭般的凶煞气息。

“难道,他就是死神??”威尔死死盯着那人,瞬间猜测道。除了死神,他实在想不到还有谁有那么恐怖的气息。

而就在这时,威尔身边的一个隼鹰统领低吼了起来:“谁是死神?”

唰!

一众凶犯的目光齐齐看向了坐在床上的那道身影,一个个眸子中充斥着惊恐和敬畏。

见状,威尔明白了。

威尔轻轻吐出一口浊气,慢慢的走向那道身影,最后在距离那道身影三米的地方停了下来。

他打量着那道身影那是一个面色冷漠的青年,从那面容上可以判断,起码只有二十多岁。

这一刻,威尔心头狠狠的震撼着。他实在无法想象凶名赫赫的死神竟然是一个东方人,而且还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。

随即,他的目光落到了青年的胸口,瞬间便看到青年胸口处的那道红肿的伤口,那伤口还流着血。

瞬间,威尔只感觉自己的心剧烈的颤抖。他实在无法想象一个人受了那么重的伤之后还能如此镇静。

他足足看了那道身影数秒,终于沉声问道:“请问,您是死神先生?”

威尔的称呼着带着尊称。

“你是威尔?”刘芒瞥了威尔一眼,淡漠的说道。

威尔恭敬的点点头:“是的,我就是威尔。我是受里昂家族的嘱托,来带先生出去!”

刘芒轻轻扭动了一下脖子,他轻轻吐出一口浊气,说道:“走吧!”

他在这里虽然才呆了几个小时,可是仿佛过了百年。他不想再这里呆半秒。

刘芒话音刚落,威尔便对着身边的隼鹰急声说道:“快,快给死神先生打开脚镣和手铐!”

两个隼鹰成员快速来到刘芒面前,解开刘芒身上的脚镣和手铐。

当手铐和脚镣去掉的瞬间,刘芒嘴角勾起一抹嗜血无比的幅度,喃喃的道:“科斯顿,我说过,我不会死在这里的。我也说过,我会让你死得比你父亲还要惨,你给我等着吧!”

说着,刘芒向前跨步,瞬间身体微微踉跄了一下。

见状,威尔脸色一变,立马对身边的隼鹰喝道:“都是死人吗?还不快扶死神先生走?”

几个隼鹰疾步上前,妄图扶住刘芒。

“不用!”刘芒轻轻的摇手,制止了这几个隼鹰成员。

受这种伤若是也要人扶,那他死神早就死了。

闻,威尔脸色一变,赶紧对着几个准备上前扶住刘芒的隼鹰成员喝道:“退下!为死神先生开路!”

唰!

十数个隼鹰成员快步上前,站成两排,为刘芒开路。

刘芒淡漠的看了这些隼鹰成员一眼,稳步朝着中间的通道走去。

这一刻,那些蜷缩在角落的凶犯们彻底被这一幕给震惊了。

隼鹰!

这可是隼鹰特种部队啊。他们竟然亲自来接死神出去?这这怎么可能?

一众凶犯感觉自己的三观瞬间被颠覆。

gsk刚刚把死神抓进来,就被隼鹰救了出去,这让疑惑到了极致。

突然,一个凶犯嘶声叫了起来:“长官,救救我,救救我,我在这里呆了十年了。求你也把我救出去吧!”

一个隼鹰成员直接扭过头,抬起枪对着那凶犯脑袋便猛的按下扳机!

嘭!

那凶犯的脑袋直接爆裂而开,鲜血四溅。

刹那间,众凶犯胆寒,惊恐万状。

隼鹰前来,只救一人,那就是死神!

那隼鹰崩了那凶犯之后,淡漠转身杀一个本该死枪毙的凶犯对于他们而,就像杀鸡一般,不会让他们的心绪有半分波动。

众凶犯看着在众多隼鹰簇拥下慢步离开的刘芒,惊恐的眸子里不禁露出深深的羡慕和渴望。

死神是离去了,而他们终究只能惨死在这暗无天日的监狱之中。

当刘芒将要走出监狱的时候,他突然顿住了脚步。

“死神先生,怎么了?”看到刘芒突然转身,威尔疑惑道。

“我要带一个人出去,没问题吧?”刘芒看向众凶犯之中的一位。

那人就是之前把水给他清洗伤口的凶犯——巴刹。

“没问题!”威尔想一会,便说道。

他连死神都救了,不差一个无关紧要的凶犯。

更何况,救了这个凶犯,说不定还能获得死神的一个人情,以后要是请死神帮忙,恐怕会简答得多。

刘芒看了威尔一眼,随即对着朝众多凶犯中喊道:“巴刹,走!”

众多凶犯中的巴刹浑身一震,陷入前所未有的惊滞。随后,他泪流满面的站了起来,慢慢的朝刘芒走去。

等他走到刘芒面前,他低下头去,嘶声道:“死神,从今天开始,我巴刹的这条命就是你的了!”

“走吧!”刘芒看了巴刹一眼,淡淡的说道。

说着,刘芒一步跨出,走出了牢门。

看到刘芒走出了监狱,众多凶犯突然嘶声叫了起来:“不,死神,救救我,求你救救我。我愿意为你的奴仆!”

“死神,求你救救我。我已经受不了了。求你救我!”

“死神,救救我们。请你救救我们!把我们带离这个地狱!”

可是,刘芒再也没有回头。

回应他们的一道道森然的枪口,以及数秒后牢门重重关上的声音。

听着回荡在监狱通道里的那阵阵绝望的嘶吼声,被刘芒救出来的巴刹再度泪流满面。

他知道,如果不是刘芒,他此刻只能像监狱里面的那群凶犯一般绝望的嚎叫。如果不是刘芒,他只能在那绝望的监狱里等死

此刻,他清楚了,刘芒之所以救他,恐怕是因为之前他给刘芒递的那瓶水

看着刘芒那宛如剑锋的身躯,巴刹紧紧的握紧了拳头,心底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从今往后,他生命就是这个男人的,他可以为这个男人赴汤蹈火。

刘芒自是不知道,从今往后,他多了一个忠实的手下这个手下,在往后的日子里为了他挡了无数次子弹。

一行人在监狱的通道走着,脚步声在通道里显得异常沉重。

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最前面那道身影。那道身影明明已经受了重伤、可是步子依旧稳如泰山。

“威尔,科斯顿在哪里?”突然,刘芒再度停下。

威尔沉声道:“死神先生,科斯顿已经被控制住了。”

“控制住了?”刘芒微微一愣,随即笑了起来:“好,很好!”

刘芒笑得极度的森寒,让得威尔直感觉头皮发麻,不由得骇然看着刘芒,凝重的问道:“死神先生,莫非你想动科斯顿?”

刘芒低头看了自己胸口那狰狞的伤口一眼,淡淡的说道:“怎么?不行?”

威尔浑身一颤:“死神先生,现在动科斯顿可能有些不适宜。毕竟我和他同为d国人要不”

威尔的话还没有说完,刘芒便冷冷的打断了他:“听说你今年要竞选d国总理?”

“是的,死神先生!”威尔脸色凝重的点点头。

“应该需要很多钱吧?”刘芒淡漠的说道。

“确实是!”威尔如实说道。

在他们西方这种资本社会,竞选一国首领,不仅仅需要领导才能,更需要的钱。

只要有钱,一切都不是问题!

“你之所以救我,恐怕是里昂家族和你达成了某种协议!”刘芒再度说道。

“死神先生说的没错。”威尔再度点头,随即又道:“只要我救出你,里昂家族将力支持我竞选d国总理!”

“那你想不想再得到更多的助力?”刘芒凝声问道。

“莫非死神先生你能给我助力?”威尔的眸子也微微一眯。

“当然!如果我没有足够的能量,里昂家族会轻易让你救我?”刘芒淡漠的说道。

威尔死死的盯着刘芒,从刘芒眼中,他看到的一种笃定。

数秒后,威尔再度开口:“你的条件是”。他的语气变得极度凝重。

“科斯顿!我现在只对科斯顿的脑袋感兴趣!”刘芒淡漠的说道。说这话时,他胸口的伤口依旧剧烈的疼痛。

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兵王归来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,聊人生,寻知己~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