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9999-9999999 example@gmail.com

菠萝蜜app污久井

“景山池王之女?南宫雪?她怎么了?”大祭司稍有疑惑,并没有多少情绪波动。

唐小虎心中一叹,看来对于这些老家伙来说,已经没有什么情感能让他们挂心了。或许即便景山池王对他来说,也不过是一个不太起眼的角色。

思及至此,唐小虎也没心情再讲南宫雪的遭遇了,直截了当地说道:

“她也是你们南宫氏之人,也拥有祖龙血脉。我想帮她激活,所以想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捷径可寻。”

大祭司眉毛一扬,笑道:“捷径?恐怕我这没有。你为什么要救她?”

“我喜欢她。”唐小虎直接了当地说道。

大祭司点了点头,“可你是外人。外人擅闯我祖龙殿可是很危险的,你就不怕死在这里面吗?”

“为了救她,冒一次险也是值得的。”

“哦?这么说你已经做好了被惩罚的准备了,是吗?”

大祭司说得风轻云淡,但唐小虎却根本无法淡定。因为他知道,有些老怪根本不拿人命当回事,甚至把一个人活活折磨致死也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,反而可能觉得有趣。

唐小虎沉声问道:“您……怎样才能放我走?或者说,您想要什么?”

大祭司戏谑地一笑道:“那你能给我什么?你不过是练气后期的修为,你又有什么宝物能打动我呢?”

夏天的心情

唐小虎目不转睛地看着大祭司,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宝物没有!但我有能力化解大黎的危机。”

大祭司闻言一愣,他还真没想到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小年轻竟敢如此口出狂言,面色顿时一冷,说道:

“拉大旗作虎皮!此话若是你爹唐震说出口,我倒还能信上几分。他毕竟统领者数十万军队。但你有什么?!你又有什么资格妄议朝政?!”

唐小虎冷笑:“我人微言轻,的确有些自不量力。可是如今朝中的那些大佬又在做什么呢?齐贵妃以救世主的形象出现,想让大黎对龙康俯首称臣,并主动提出和亲,以消兵戈之乱。这有可能实现么?恐怕只会让龙康认为我们好欺负,会更加得寸进尺,贪得无厌。”

“就这些?”大祭司玩味地笑道。

唐小虎接着说道:

“当然不止,魏贵妃极力怂恿皇上抛弃现有的国土和平民,北迁塞外,做个游牧皇帝,这样他的儿子南宫硕就能借助母族的力量顺利继位,掌控大黎。”

“还么有?”大祭司依然态度平和,好像事不关己。

唐小虎接着说道:“影卫司为辅南宫羽上位,刺杀皇子,绑架朝臣,威逼利诱,合谋串供,陷害忠良。最近又想借和亲之机,刺杀龙康太子。他这样做非但杀不了龙康太子,反而会给龙康留下进兵的借口。”

“你想说的就这些?”大祭司淡淡一笑,仿佛依旧不为所动。

唐小虎也笑了,笑的很无奈。

“原来如此,你们这些所谓有资格议政的人,原来天天研究的就是这样的大事。我本以为身为国之柱石的祖龙殿会拨乱反正,挽狂澜于既倒。现在看来,却是想做缩头乌龟了。亏得我南疆将士抛头颅洒热血,原来为的就是这样的君,这样的臣!可笑啊!可悲!”

大祭司笑容收敛,重新审视了一下唐小虎,说道:

“你小子的嘴也真是够损的!我暂且不与你计较。那既然你如此有正义感,又看出了当前的形势,可有化解危机的良策?”

“有!也正在做,但,我不会说!”

冷哼一声道:“漂亮话谁不会说?你这套说辞换作言官,恐怕比你的逻辑更清晰,比你骂得更有理有据,但怎样解决才是关键。空有一腔热血是没用的。”

唐小虎道:“萍水相逢,不足为道。况且,我又不是来向你寻求帮助的,我凭什么要告诉你?你们又做出了什么光彩的事能够让我佩服和信任了?”

大祭司面色一冷,“那你说这些的目的是什么?”

“我的目的只有一个,现在大黎处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,祖龙殿是选择隔岸观火,还是偏安一隅,还是……选择站出来,誓死奋战,与大黎共存亡!”

唐小虎目光灼灼,也同样审视着大祭司,缓缓说道:“不管是哪一种,也都该行动了。总比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再怨天尤人要强。而我今天来,一是想给你们提个醒,二是想确认一些东西。”

大祭司哈哈一笑,嘲讽道:“你不是位南宫雪的安危而来么?怎么现在又忽然化身成忧国忧民的志士了?”

唐小虎道:“很难理解么?如果这个国家已经烂透了,那我只求自保,以及家人安康;如果这个国家还有希望,我的血不会白流,那我变成志士又何妨?”

大祭司点了点头,目光中流露出一抹赞赏。不过,很快他又恢复了平静,淡淡一笑道:

“好!话说得倒是挺漂亮。那么,既然你已经有了很冷静地判断,就猜测一下,我祖龙殿会做出怎样的选择?”

唐小虎嘲讽地一笑道:“大祭司!我知你有力挽狂澜之心,却未必无掌控局之力。你想站出来,但想站出来的恐怕只有你自己。更多人会选择偏安一隅,还有些人可能会选择隔岸观火。”

大祭司笑容收敛,双眼露出精芒,似乎有些生气。但他却依旧耐着性子问道:

“何以见得?”

唐小虎直言不讳地说道:“因为祖龙殿已经腐朽了,利字当头,贪奢,体制臃肿,**成风,,可以说,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是蛀虫。不信的话,以后大战之时,你把他们拉上战场试试。不扯后腿就算不错了!”

“大胆!你敢诋毁我祖龙殿?不想要小命了么?”大祭司拐杖一顿,怒声喝道。

唐小虎还真就不怕死,更加嘲讽地说道:

“一个位高权重的七长老当街调戏一个丫鬟,威逼其主仆供其淫乐,并扬言只要他一句话,整个祖龙殿无人敢为其治病。多么威风!多么霸气!当街路过之人竟然吓得立刻躲起来,无人敢管。这样的事恐怕不止这一次吧?!”

说到这里,唐小虎感慨地问道:“大祭司,我知道您玄功盖世,道法通神。从天空落下一个发带您都能明察秋毫,看出异常,的确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。但,您能看透人心么?您身边的人到底是虎,是狼,是窃国之盗,还是卖国之贼呢?您都能看清么?”

Scroll to Top